三星(Samsung)发售不到一个月的新手机Galaxy Note 7,因电池缺陷发生爆炸,在全球大规模召回,让这家在韩国人引以为傲视为「天下第一」、「宇宙第一」的科技业巨擎,陷入信誉危机。

祸不单行的是,不仅三星產品出事,在稍早的时候,韩国人眼中的「海运之王」韩进海运公司(Hanjin Shipping),亦在8月31日突然申请破產。9月2日,法院决定对韩进启动重整程序。韩国国內外债券团,也马上对散佈在世界各处的韩进资產进行了扣押的程序。韩国「大集团企业绝对不会破產」的神话轰然破灭。

三星和韩进相继出事,这两个企业都是韩国的经济支柱,势必造成衝击。「亚洲四小龙」之一的韩国会不会因此遭遇经济地震?外界已开始担心。

韩进海运是全球第七大、韩国第一大的海运公司,一直以来,海运產业对於以进出口为中心的韩国经济而言,可谓是重要基础產业,而韩进运营著全球60多条定期和不定期航线,每年向世界各地运输货物上亿吨,在世界经济、港口和物流网中佔据重要地位。韩进向法院申请破產的消息震惊了全球市场,咨询公司Alphaliner指,如果从运力来看,韩进將是航运史上最大规模的破產。由於未缴纳通行费被拒绝放行,或由於没有现金无法购买燃料等问题,使得韩进海运的船只在新加坡、美国、日本、中国、西班牙等地,出入港时遭拒或被扣留。

据悉,韩进的全球客户总价值约140亿美元(581亿令吉)的货物海上漂,不知何去何从。而香港《文匯报》报导指,在韩进海运的全部141艘航运船舶中,至9月5日,已有80余艘出现「无法正常地进行航运」的情况,其数量还在增加。这也预示著全球航运市场可能產生新一轮的危机。

釜山恐过万人失业

香港东网「台湾评论」《弋论》专栏的作者蓝弋丰指出,韩进海运造成全球货运界一片大乱,竞爭对手则趁机抢客户,自全球最大货柜航运龙头马士基航运、第2大地中海航运以下,包括中国的中远、台湾的阳明海运通通都加派船只,解决各大客户的燃眉之急,同时瓜分韩进海运的市佔。

韩进过去將货物从全东亚集中到釜山转运,当韩进业务全部被跨国航运巨擘瓜分,转运点势必將转移到客户更偏爱的中国上海,从此一去不回,不仅釜山沉沦,其它韩国海运公司如现代海运的生存也受到威胁。

釜山成为韩进海运破產的经济重灾区,因为韩进一家就佔釜山港货柜量半数,贡献釜山市將近30%经济成长,而釜山港先前已有千名工人领不到薪水,后续若牵连上下游包商倒闭,將可能有超过万人失业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全球数十起的三星Galaxy Note 7手机充电爆炸起火,让三星焦头烂额。Galaxy Note 7是三星研究已久,准备对抗最具创新力的美国苹果公司,以及快速崛起的中国华为,夺回全球市场份额,一洗前耻的终极之作。

Note 7是三星2016年度重磅旗舰手机,没想到刚刚卖出去的250万部,要通通召回並停止销售。光是这个,就要让三星的营收减少50亿美元(207亿令吉),年净利润降低5%。

三星是韩国人眼中的「天下第一」、「宇宙第一」,它撑起了韩国国內生產总值(GDP)的1/5,寄託了5000万韩国人的科技大梦。在韩国有句话流传颇广:「韩国人的一生无法避免3件事,死亡、税收和三星。」而路透社曾说,「三星董事长李健熙一咳嗽,整个韩国都会感冒。」

韩国的全面失速,在「知韩」的韩国专家眼中一点也不意外,他们早就警告,韩国经济结构严重扭曲,社会问题恶劣,绝非表面上看起来的风光。

国家经济衰退 风光不再

韩进海运破產、三星出事,背后折射韩国经济风光不再,其他核心数据也表明这个曾经的「亚洲四小龙」之一的国家,经济正在衰退。

韩国银行(韩国中央银行)今年1月26日发佈的数据显示,韩国2015年第四季度GDP环比增长0.6%,全年GDP增速为2.6%,创下3年来新低,韩国政府设定的保三(经济增长保持在3%以上)目標未能实现。

而对韩国GDP贡献率佔到一半以上的个人和家庭消费增长,也呈低迷態势。这一数据在2007年曾达到5.1%的增长,但自2012年后长期在2%左右徘徊。

韩国出口出现萎缩,截止到今年8月,整个韩国出口已连续19个月下跌,这与全球经济下滑息息相关,尤其是中国经济放缓干係甚大。作为韩国海外出口最大的市场,对华出口已下滑超过一年,主要原因是中国经济正进行调整,以及中国自身工业的发展导致对韩制產品的依赖性降低。

中国「限韩」打击大

而一些政治因素也导致韩国经济在中国市场的动摇。

今年受「萨德」反导系统影响,中国颁布了最严的「限韩令」,限制韩国明星在中国的活动,甚至对韩国明星实行「封杀」制度。就在广电调控韩星的消息一出,韩国各大娱乐公司股价暴跌,从而引发了韩国股市的震盪下行。

根据大韩贸易投资振兴公社(KOTRA)与韩国文化產业交流基金会的测算,去年韩流直接和间接带动出口70亿3000万美元(291亿7450万令吉)左右,作为韩流文化的重要阵地,中国市场贡献颇多,此举对於韩流文化的出口必定是个沉重打击。

黄金时代消失 日本保不住夏普

日本在1980年代是全球强大的经济体,日本的消费型电子產品充斥全球市场,而且日本汽车销售金额超越美国,成为世界第一大汽车生產国,结果让许多美国的汽车厂被迫关门大吉,攀上了「日本第一」的製造业黄金时代 。

日本经济衝向前所未有的高峰,前景看似一片大好,直到不久后大家才明白,他们其实处在泡沫中。

泡沫瓦解后,日本始终无法再登高峰。1947年成立、凭藉著卓越技术成为领导业界国际品牌的三洋电机(Sanyo),走过日本製造业的黄金年代、经歷了泡沫经济的荣景与破灭、也挣扎过了失落的20年,这个拥有60多年歷史的日本標竿性產业,却在2013年关门大吉。

今年2月,夏普(Sharp)也被曾是台湾首富的郭台铭所创办的鸿海科技集团(Foxconn)给收购。

夏普不是第一个被外资收购的日本企业,过去有马自达(Mazda)被美国福特(Ford)收购,日產(Nissan)被法国雷诺(Renault)併购,这些当时都没有引发日本社会太大的波澜,但是到三洋和中国海尔(Haier)合资,引起日本人的反弹並且发起拒买,因为销量不断下跌,最后三洋这个品牌就消失。

鸿海以7000亿日圆(284亿令吉)入主夏普,被形容为「技术立国的末日」,这对於一直自豪於製造家电的日本人来说,是不能接受的。夏普出问题已经不是新闻,《日本经济新闻社》曾在2013年连载报导过一群离开夏普的员工,在他们的眼中,夏普似乎就像是泡沫经济前的日本,已经是明日黄花,从前光彩夺目,现在黯然失色。